海納百川》政治邪教污染的無用青年(蔡正元)


海納百川》政治邪教污染的無用青年(蔡正元)

徐薇兒子扮女裝賣唇蜜 神還原媽媽25歲時美貌

空軍公墓。(資料照片,季志翔攝)

Netflix正在播出,韓國攝理教教主鄭明析如何假借神的意旨性侵,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學生,謊稱「得救了」,這種荒唐的洗腦神劇,顯示高等教育無法完全讓人免於邪教思想的污染。

政治邪教也是一樣。航空作家王立楨穿着空軍夾克,被信仰政治邪教的「爛青年」,在捷運車廂內辱罵,「國家養了你們一輩子,你竟然把情報賣給中國,你不覺得你很可恥嗎?」顯然這個「爛青年」講的就是,受到政治邪教,日本經濟新聞散播「9成外省軍人賣情報給中國」的報導的影響。

继郭佳佳壮烈牺牲 《世间情》又有要角领便当

其中有兩個問題值得討論:第一,爲什麼當軍人就是「被國家養」,去替建商炒地皮的員工,就不是「被建商養」?軍人犧牲青春到底是「奉獻國家」,還是當「米蟲」被「國家養」?

如果是「奉獻國家」,那個「爛青年」應該看到軍服就敬禮。如果是「被國家養」,那個「爛青年」爲什麼自己不去「給國家養」?

把軍人說成「被國家養」的「米蟲」,「米蟲」會出賣情報「給中國」,不正是那個政治邪教的標準教條嗎?

外省人當軍人比較多是因爲他們相信蔣介石和中華民國,不是因爲沒有米吃。

政治邪教看到蔣介石和中華民國很不爽,那就自己去念軍校「讓國家養」呀,在那邊鬼叫實在很無聊。

第二,爲什麼外省人就是被「臺灣米」養的?外省人常被政治邪教說成逃難來臺灣一無所有,

全喝「臺灣水」吃「臺灣米」活下來,隱臺詞是「還不感謝臺灣人」,這又是政治邪教的鬼話。

奇怪了,全世界的水都是天上掉下來的,掉落在臺灣的水也是天上來的,跟「臺灣人」有什麼屁關係?再說,外省人吃臺灣米不也是花錢買的,難不成還要對米商感激涕零,米商再跟種米的農民磕頭致謝?

她超商买到「巨型霜淇淋」溢出杯缘 隔壁桌妈妈也吓翻

信仰政治邪教的本省人,常以爲蔣介石帶着外省人到臺灣,只帶了黃金和故宮博物院。

从影近20年首演妈妈带来「好孕气」!石原聪美抢先体验带娃日常

政治邪教宣傳說黃金已花光,故意不說還有一大部分,現在還藏在中央銀行的烏來金庫。

政治邪教故意不提,蔣介石和外省人截至1949年5月10日,從上海運到臺灣的物資就達77570噸,包括化學原料16490噸、化工原料11510噸、煤礦器材8984噸、鋼鐵器材8875噸、電廠機器6821噸、石油器材6576噸、金屬礦用器材3620噸、糖廠器材1819噸、電器材料1497噸、電工材料1394噸,還有原油17395噸,商用輪船92艘計24萬4千噸等等物資,把基隆和高雄港口塞得滿滿的,讓當時臺灣省主席陳誠急得打電報,請求蔣介石趕快派船運起重機來臺灣,這些物資都是當時臺灣經濟的救命丹,比臺灣米和臺灣水貴重太多了。

曾指导李克强论文 大陆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过世享耆寿92岁

除此之外,上海的財團還攜帶龐大資金來臺灣,遠東集團、中興集團、上海銀行、交通銀行等等這些號稱山東幫、上海幫的企業,蔣介石和外省人運來的物資和企業,都是當年穩住被日本人掏空的臺灣經濟的重要支柱。

僅管客觀事實如此,政治邪教還是不斷宣傳,外省人一無所有逃難來臺灣,「被本省人的臺灣米養」,而一堆「爛青年」也跟着被政治邪教「思想污染」。

低轨卫星热 升达科建汉沾光

其實包括那位「爛青年」在內,一大堆信仰政治邪教的白狗或黑熊,如果沒有「外省軍人」保護,依俄烏戰爭的經驗,只要靠近戰場4個小時通通掛點,全都是一羣無用的爛咖。(作者爲前立委)

新壶中天